华西都市报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案例资料演技篇戏精刑法库 [复制链接]

1#
刑法库按

其他刑事法规性内容请查阅《刑法全厚细》(点击阅读原文)。

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曾刊发一篇题为《演技再好终会落幕》的文章,痛斥善于演戏的官场“两面人”,而中国网也曾对此现象刊文《政治生态莫让“演技派”官员给毁了》,文章称,不少官员为应付检查花样百出,利用衣柜当暗门违规使用办公室、用矿泉水瓶装茅台等,一些行为连纪检工作人员都大呼奇葩。

抢劫戏:小苍蝇堪称大影星

张晓斌自导自演了一出麻醉被抢的戏

据《华西都市报》报道,3月26日,内江市市中区朝阳镇梅堂湾村支部书记张志敏到镇上办事时,看到该村村委会副主任张晓斌躺在地上,摩托车翻倒在一旁。而后,张晓斌称,他在给两位村民开证明时晕倒了,身上携带的16.8万元医保款丢失,随即,张志敏拨打了报警。

随着侦查的深入,警方办案人员产生两个疑问:案发现场看似凌乱,但劫犯却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,犯罪嫌疑人难道能够来无影去无踪?案发时受害人张晓斌有麻醉中毒的表象,但医院在对其体检后发现,他身上既无外伤也无任何药物残留。

专案组调整侦查方向,着手查询张晓斌的银行账目。结果就有了意外发现:3月24日下午,张晓斌在朝阳镇农村信用社提取了7万多现金。

根据掌握的证据,办案人员与张晓斌正面交锋,事实证明,再高明的套路都经不起反复论证,张晓斌的“表演”在多处地方都难以自圆其说,最终他再也无法抵赖了,终于承认“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抢劫案。”

深挖过程中,办案人员发现,张晓斌还存在爱好赌博、长期嫖娼等严重问题,加上近年来他的药材生意连连亏本,多种因素导致了张晓斌负债累累。就在走投无路之时,张晓斌从负责代收梅堂湾村余户村民的医保费这件事中看到了“机会”,他就像抓住了“最后一根救命稻草”,将黑手伸向了老百姓的“血汗钱”。

年4月17日,张晓斌因非法占有医疗保险费16.8万元,被内江市市中区纪委给予开除党籍处分,同时组织部门还按程序罢免了其村委会副主任的职务,张晓斌被依法移送司法机关。5月18日,内江市市中区人民法院认定张晓斌犯贪污罪,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。

装疯戏:披头散发学猫叫狗吠

学猫叫狗吠,郭志玲演技一流

要说贪官里面的“女影星”,或许广东省化州市反贪局原局长郭志玲当之无愧。

年10月,茂名市电白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化州市检察院原副检察长、反贪局原局长郭志玲有期徒刑11年。作为一名反贪局长,多年来,郭志玲摸索出自己独特的生财链:研究手中案件含金量——“请”当事人到反贪局——向当事人家属制造紧张气氛——通过中间人与当事人家属谈判——按设计流程收钱——放人了事。

郭志玲曾在忏悔书中表白:“平时,我在内心深处就如何对抗组织审查,反复演练了无数次……”结果,在真的接受组织审查期间,郭志玲果然将对抗审查的伎俩发挥到了极致。一场场斗智斗勇的较量,不仅在办案人员与郭志玲的攻心谈话中展开,而且在办案陪护人员和郭志玲间也是不断上演。据《广东党风》杂志披露,每当轮到年轻的女陪护人员值班,郭志玲便在夜里装神扮鬼,披头散发、念念有词,拿起床单晃来晃去,一会儿学婴儿啼哭,一会儿学猫叫狗吠,一会儿跳,一会儿笑,恫吓陪护人员。

身世戏:说船王父亲留下宝藏

据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报道,落马前的重庆市武隆区政协原党组书记、主席张晓江生活奢侈,平时喝酒只喝茅台,抽烟只抽中华,衣服非名牌不穿,相机非高档不玩,连家里洗锅洗碗都全部用矿泉水,还违规占用4辆公车。

被调查时,办案人员发现张晓江在国外留学的女儿名下有10余套房产。问及这些房产的来源,张晓江编造身世,大言不惭地说:“她爷爷留给我和她的呀。我父亲早年经营船舶货运公司,是当地有名的‘船王’,后来给我们留下大量财富……”审查人员问:“既然你父亲留下那么多遗产,为什么你的哥哥姐姐没有分到?”“皇帝爱长子,百姓疼幺儿。我是家里的老幺,我父亲临终的时候只告诉我一个人藏钱的地方。”

但事实上,张晓江出身贫寒,曾经是清贫的乡村代课教师。

张晓江忏悔书节选

我错了,对不起党组织的教育和培养,辜负了党组织的信任和嘱托,我在这里向党组织认错和悔错,希望全市的党员领导干部以我为戒,不要走我的错误道路。

我的性格特征具有刚愎自用、自以为是的一面,“不到黄河心不死”“不撞南墙不回头”,对于一些明知错误的观念,只要是对自己有利的,就会毫不犹豫地去做,把“党性、人性、良心”抛到九霄云外。

我的违法犯罪有四个明显特征:即跨度时间长、涉案人数众多、涉案金额特别巨大和情节特别恶劣。所以,我就编造谎言、到处散布,包括对组织部门,说父亲经营船舶和投资赚了很多钱,女儿名下的多套房产都是父亲的遗产,为我的违法犯罪所得进行掩盖,对组织极不忠诚和老实。

“有的党员领导干部心理没有任何敬畏,行为没有任何底线”,这句话是我腐败后期的生动写照。互联网兴起以后,我开始有意识在网上搜索一些党员领导干部职务犯罪的手段和做法,比较后,自认为通过向管辖区内从事工程项目个体老板放贷、收取高额利息的方式,是比较稳妥的,因为这些个体老板都是有求于我,他们之所以会同意向我高息借贷,主要是因为我的职权可以帮助他们谋取利益。其实,我有时也会直接收钱,但我会区别送钱的对象,比如关系较好的老板或者通过多年交往认为比较信得过的朋友,我还是会收的,其中关系特别好的朋友,我也会直接收受大额现金。我把这些违法犯罪所得又借贷给其他老板获取更大的非法利益,雪球就这样越滚越大,金额越垒越高,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。

我在江津区任区委常委、常务副区长时,还兼任滨江新城管委会党委书记,表面上我和滨江新城管委会的班子成员是同事,而实际上我在滨江新城是绝对权威,滨江新城成为我的“私人领地”,管委会班子成员之间的监督荡然无存。我平时自身都缺乏政治学习,所以管委会的党建工作形同虚设;我经常向管委会领导打招呼,为许多个体老板在承揽工程项目、项目推进、企业管理、支付工程款等方面谋求利益,污染了滨江新城管委会的政治生态。

年,我拟提拔为江津区委副书记失利以后,我对仕途再无眷恋,产生了悲观情绪,再加上年龄因素,又产生了退休前多捞些的想法。所以,我就开始利用职务便利疯狂敛财,涉案金额由几百万元发展到几千万元。

耻辱已经定格,悔恨的泪水再流也不能回到当初,痛定思痛,我自己深刻地反思认识到:

我就是丧失了理想信念,出现信仰迷茫和精神迷茫,没有坚持正确的世界观、人生观和价值观,面对不良思想的干扰和腐蚀、面对形形色色的糖衣炮弹、面对个体老板的“围猎”,我没有经受住风险和考验,倒在了金钱和美色的坟墓里。

我走上违纪违法道路,就是目无法纪的突出表现,觉得自己是党员领导干部,在帮助老板谋取利益的同时,他们也应该拿出一部分利益授让于我,没有用法纪的尺子来丈量自己的行为,甚至是无所顾忌、明知故犯,为利益和人情所累。

我在工作和生活中,不重视提高自身的道德修养,与道德低下的个体老板同流合污,追求低级趣味,背离了家庭美德和职业道德的要求,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我即将离开敬爱的党组织,即将离开心爱的工作岗位,悲痛不已,真诚感谢组织在调查期间对我的批评和教育,让我幡然悔悟,我认错、改错和悔错。

送别戏:自导千人送书记

“干部群众”千人送别蓝书记

除了当演员,更有戏精贪官喜欢当“导演”。据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报道,曾当过演员的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原主任委员蓝军,人到哪里“歌声飘到哪里”,进京开会时,有人一路陪唱。蓝军离开松原时,在当时的市委广场、市政路,曾有“千人送蓝书记”的场面,尤其是一群身着黑色西装、白色衬衫的“干部群众”,手拉着各种横幅,如“蓝军,松原人民的好儿子”、“蓝书记,我们不愿您走”等,颇为引人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